无律-啾啾啾

主APH/HP/漫威
杰瑞米雷纳/哈里森福特/
又红又专
写东西/约稿妄想症

JR水仙(自己给这对拉郎拼了个图。
SWAT野猫x漫威MCU鹰眼

年龄差有
我猜两个人战斗力对比鹰眼肯定高于野猫
但是野猫更喜欢用一些诡计

然后鹰眼看野猫就是看小孩的感觉。










((应该是一个全世界只有我吃的cp

冷战组#女孩儿

-娘塔利亚
-非国设。年龄操作。露娘第一视角

我应该好好的睡一觉,没错。是应该好好睡一觉,开始想念我漂亮的沙发床已经是七个小时之前的事情了。该死的加班,我的脊椎开始咔咔的叫了。还有一步,好了,变态老板和工作合同管不了我了。我记得我的冰箱里还有两罐啤酒,可以凑合,我不能喝太多,不然可能会被我亲爱的家庭医生杀掉。

打开冰箱的时候我觉得不对了,我的酒没了,我的巧克力也没了。这两样东西同时消失只能告诉我一件事。我冲到卧室,我的床上果然有人,她颠倒着躺着,脚搭在枕头上,只穿了一只袜子。她穿了件太大的T恤,下摆翻起来,露出了内裤边,是我送给她的那条,不会错,美国姑娘从来不买粉色的内裤。

她明明有Brandy Melvile模特的身材,却总是这么按自己喜欢的来。

“你回来啦。”艾米丽仰过头来看我,我可怜的啤酒空罐扔在地上。不过我现在不再需要那种东西来提神了。

“艾米丽,第一,你才十九岁,第二,你现在应该在教室。”我走过去,刮了刮她的鼻子。

“大忙人阿妮娅,第一,我现在在家里,第二,我这门课已经过啦。”她的手臂环上了我的脖子,“第三,我想我的情人了。”


—————
没了没了拉灯了啊。
BM是意大利女装品牌,只卖小码
所以瘦姑娘穿起来才好看。
模特都是金发碧眼美妞

今天是我们救世之星的生日!!!
本来每年都会产粮的(
今天就没有咯。

那就祝你生日快乐。

小姑娘和小姑娘

“你和从前一样漂亮。”

“我们都犯了错。”

“我们的错不在于我爱你或你爱我,在于我们没有说……”

“我爱你。”

她们都哭了,她们像最初那样拥抱亲吻。就好像一个依然是逃家的姑娘,一个是迷路的姑娘。
相遇在路灯下,拥抱着取暖,哭泣着亲吻,直到眼泪都发烫。

她不是你想的那种,漂亮女孩儿。

喂,伊利亚。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。

-子露
-无cp苏露不同体

喂,伊利亚吗?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,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啊。我今天很乖的,我今天没有和阿尔弗雷德打架哦,虽然他还是在吃饭的时候把西兰花扔到我头上了,但是我现在已经不会生气啦。阿尔弗雷德是坏孩子,我不和他一起玩。

你是不是去接别的小朋友了呀,好吧,好吧……那你为什么不来接我呀,我今天真的没有打架呀……也没有偷偷把酒装到幼儿园的水壶里。是不是别的小朋友比我好,是不是你喜欢接可爱的小女孩呀?可是我不是小女孩你就不接我了吗?好吧……

啊?我在哪里啊。我在幼儿园外面的公共电话这里,我身上只有两块钱很快就要打完了,喂,你还在听吗?你是走路过来还是开车过来接我呀?开车不要开太快啰。开太快被警察抓走就不能来接我啦……什么?你生病啦……会死掉的病啊……不行啊伊利亚,你还得来接我你不能死掉啊。是我太不乖了你才生病的吗?我没有哭……我会给你买药带回来,你不能再生病了哦。喂,你怎么不说话呀,你还在听吗?

我是不是好麻烦你啊。我明天也会这么乖的,你明天要来接我好不好,今天你不来接我,我被基尔伯特笑啦,他说我没人要啦,我是不是……

你怎么不说话呀?

喂……喂……

0622号采访稿

2017浙江高考作文:有字之书、无字之书、心灵之书

-ooc严重。话痨露
-0分作文

嘿,你怎么进来的?你是来给我做临终关怀的?不是,好吧,我想他们也不会这么好心,我也不是个得了癌症整天哼哼唧唧的老头。那么你是牧师?来让我忏悔的?为了让我明天能上天堂?哦好吧,你是记者,不用挥舞你的证件了,你是牧师也没用,我不信那玩意儿,不,我不是共产主义者,我只是不信那玩意儿,没想过把我们的皇帝杀头。虽然我喜欢列宁,他是个厉害的人。
你想知道点什么?你可以去他们那里查资料,我一切都说了,你犯不着再来打扰一个明天就要死的人。等等,别叫我先生,没人那样叫我,叫我伊万就行了。什么?“凛冬死神”?别提那个傻逼透顶的名字,都是你们这些媒体搞出来的,实在太没脑子了,没有人会给自己取这样的绰号。我杀人只是为了钱,杀了他们我就能不在下一个圣彼得堡的冬天冻死。谁知道他们和我的金主之间有什么故事呢?没人关心。
你是个记者吧,你连纸笔都没有?那是什么?录音笔?录音是可以修改的,你会修改我说的话吗?
我怎么成为杀手的?其实我更喜欢文学,我还写了本书,可惜被警察收走了,他们说里面是我的作案证据,我只是把每一次的计划过程和结果都写出来了,我觉得这本书出版肯定会卖的很好。
我唯一想杀的那个人没死,他好好得活着一如二十年前他把我的姐姐和妹妹卖给一个土耳.其富豪的时候一样。而我明天就要死了。我再也见不到她们了,你忘了我不信那玩意儿。
我们三个是孤儿,只有冬妮娅姐姐见过我们的父亲,他除了给了我们俩姓氏什么义务也没尽到,娜塔莎是捡来的,我不知道为什么妈妈那么善良,还是娜塔莎的眼睛实在太勾人了。不久后妈妈饿死了,饿死了!那个冬天饿死的人太多了,很快就没有人记得她了。我们被送到孤儿院,我们明白了国家并不想养育我们,也都学会了去街上扒富人的钱包。要是给逮着了免不了打一顿,所以在十二岁之前我最擅长的就是跑步。
然后那个人渣来这里挑人,他说他要收养孩子,其实他不过是多弄几个耗子给他牟利。他要把我的眼睛弄瞎然后让我去街上乞讨。冬妮娅冲上来说求求您了不要这样,娜塔莎则用她那双漂亮的含泪的眼睛看着他。
我再也没有见过她们。我从孤儿院里跑了,反正他们也不想要我,我去做小贼,在马戏团里打杂,谁和我钱我就替谁做事,在底层社会长到十八岁,我打听到了我的姐妹当年被卖给了一个土耳.其富豪,现在不知道死活。同一天有人给我钱让我去打一个人,我把他打死了,我丝毫没有感觉,只知道挥我的拳头。之后我逃到别的地方去躲着,回到圣彼得堡的时候居然有好多人来找我。我意识到这行来钱快,我还想着救出我的冬妮娅和娜塔莎。
我从来没失手过,我怕失手了就拿不到佣金。我的名气越来越大,终于有一天他来找我了,显然他不记得我,只想让我杀一个他生意上的伙伴,大人物们总该杀自己的伙伴,谁明白呢!他一点没变,我还想问问他现在是不是还在孤儿院里挑孩子,然后把他钉在我房间的墙上慢慢问出有关她们的事,不过我忍住了。去杀他的那天我没有计划,我宁可让我那个不够清醒的大脑指挥我。我不愿意用枪了,用刀逼问出他作过的全部恶再让他去死,太棒了。那天之前我的话不多,后来我知道了,先说话比较有利,说话多比较有利。
我走进他家,他看到我手上拿着刀,他就慌了,冲到院子里放了他的狗来咬我。看,看这儿,这个地方是它咬的,我杀了他的狗,他一直在向外跑,喊着:“他有刀!他有刀!”他叫来了警察,还喊着:“他他妈的有刀!”警察过来按住我,我那时候脑子里全是一双流泪的眼睛,是娜塔莎的眼睛,她失去父母的时候没有哭,她挨揍的时候没有哭,可是她为我这双眼睛哭了,她跪在那个人渣脚边,嘴里重复着冬妮娅说的那些话,眼泪差点要一颗一颗掉在地上。他们按住了我而不是他。我本可以干掉他们,但他们没有罪恶。
审判我简直太简单了,没人给我辩护,而他一个人就能把大象说到流泪。我从来不知道会说话是这么重要。我就是个孩子,手里拿着石块,站在教堂被打碎的玻璃窗旁边。如你所知,明天他们会带我去死。我是给私人做事,老主顾们不会搭救我,也许他们有天聚在一起抽着烟聊天时会说:“布拉金斯基很不错,可惜他死了。”
我这一生有什么遗憾?我太爱自己的眼睛。哦,我还想让我的书出版,记者,你能帮帮忙吗?你们神通广大,好的,谢谢你。不,不用把我说的这些废话放进去,那会让人觉得我是个好人,我不是,我是个可怜的罪人。
你别给我拍照,我不喜欢拍照,明天,明天你再来吧,他们会让你随意拍,只要你不介意我有点苍白,还闭着眼睛。你不介意?那太好了。

“您已经打了很多次电话了,我也讲了很多次了。您不能申请安乐死。”
“可是——可是本大爷活不下去啦。”


一个小脑洞。
可是德国匈牙利都不支持安乐死,
只支持“被动”安乐死。
怎么写啦。

我觉得,安娅小时候要是个沙俄贵族千金多好呐。

小小的,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父亲带去参加舞会。觉得无聊就坐在暗处的凳子上想事情,想天上的月亮。也不闹。仆人给她讲大街上的故事,讲爬树偷苹果什么的,她眼睛一下就亮起来了,也露出了那种,与父亲夸她诗歌背得好的时候完全不同的笑容